主页 > 股票 > 正文

在一个关键点上,当前美债抛售比“缩减恐慌”更糟糕

2021-03-01 14:40

过去几周债券收益率的快速飙升让人联想到历史上类似规模的抛售,其中最著名的是2013年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但分析师说,在一个关键指标上,当前抛售比2013年更糟糕。

部分分析师认为,近期投资者抛售债券的“胆量”较2013年有所不同,因为本轮债券收益率上升是恐慌的市场参与者要求提高较长期债券的利率,以抵消经济增长和通胀风险的结果。相比之下,之前的债券市场恐慌是由对利率和美联储政策的预期所驱动的。

哥伦比亚Threadneedle Investments利率和外汇高级分析师艾德•侯赛尼(Ed Al-Hussainy)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是以‘缩减恐慌’为基准的。但从很多方面来看,目前的情况要糟糕得多。”

“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发生时,美联储正准备缩减量化宽松。但现在,我们根本还没有开始对话。这表明,如果债券市场已经消化了对美国经济转向鹰派的预期,那么美国国债的困境可能还有进一步的回旋空间。”

他指出,债券恐慌情绪是以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低点到峰值上升100个基点为特征,2013年、2015年和2016年三个阶段符合这一定义。在这些恐慌期间,围绕美联储政策的预期迅速发生变化,尤其是在2013年,当时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仅暗示将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就足以扰乱债券市场。

但这一次,美联储一直坚持其传达的信息,即它不太可能考虑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并提高利率。上周,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到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Kansas City Fed)行长乔治(Esther George)等美联储高级官员都强调了他们在疫情期间支持经济的承诺。

不过,10年期美国国债

收益率上周四突破1.50%,令股市投资者感到不安。标普500指数上周下跌1.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同期下跌4.5%。

Al-Hussainy表示,债市抛售的一个主要原因,或许比美联储政策前景更重要,那就是投资者要求提高收益率,以弥补未来财政支出、经济增长和通胀上升带来的风险。

衡量此补偿的主要方法是通过“风险溢价”。债券市场分析师表示,债券的收益率由期限溢价和短期利率的未来走势组成。前者衡量相较短期债券,投资者需要多少补偿才愿意购买长期债券。

长期美债面临众多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包括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可能性。随着数万亿美元财政救济的推行及消费者储蓄增加,通货膨胀的风险逐渐临近。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截至上周四,期限溢价为正28个基点,去年8月曾跌至负88个基点的低点。侯赛尼认为,这可能反映出美联储新框架的成功,该框架的目标是在一段时间内将通胀率提高到2%以上,然后再调整政策。

相关阅读